传播艺术珍藏美丽 欢迎您登陆中间艺术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中间论坛
首页 艺术资讯 独家专访 个人艺术馆 中间展厅 艺术新锐 名家论艺 艺术品鉴证

清音自然

听琴思友     昨天别过王伟,我掐指一算,大学毕业也有四年之久了,不由得嗟叹着时间流逝的无情,而想想当初我们“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那豪气冲天的单纯模样却觉得特别亲切可爱。如今,我们分隔两地,每每聚首谈起往事仍是那么激情飞扬。今天,我独坐画…
查看详细...
 
    首页 简历 著录 著述 作品  

听琴思友

    昨天别过王伟,我掐指一算,大学毕业也有四年之久了,不由得嗟叹着时间流逝的无情,而想想当初我们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那豪气冲天的单纯模样却觉得特别亲切可爱。如今,我们分隔两地,每每聚首谈起往事仍是那么激情飞扬。今天,我独坐画室,窗外阴霾的天空琳琳洒洒地飘起细雨,雨落在玻璃上画出一道水痕消去了,想起与他短暂的聚首后又各奔东西心里结起浓浓的悒郁······
    想起有一盘他的古琴专辑《雅韵怡情》,于是打开音响,放进碟片我慵懒地蜷在沙发上,双手托着脑袋,轻轻阖上眼,那首熟悉的琴曲《流水》节拍自由的引子便娓娓奏起,那涓涓山泉似乎穿越了所有烟雾尘土,径直淌进我缭乱的心境里来,洗涤着我心灵积淀的尘埃。我不懂音乐,知道古琴也是因为和王伟笃厚的友情使然。当初看他着一身唐装,煞有一幅古人像,加上他那瘦弱的身板颇有些道风仙骨。然后,又是盥手,又是焚香端坐琴前闭目养神许久方才抚琴,我笑他附庸风雅,他没有说什么。直到那清和淡雅的琴声奏起,我也不觉得安分了许多。那时最常听到的也是这首《流水》,从潺潺泉水汇成奔腾江河,我的心常常也从轻巧继而激动不已,而那个抚琴者,仿佛由蓬莱仙境飘然而至,不再是我熟悉那个整日里笑呵呵的我的死党了。从那时,我也渐渐迷恋上古琴,常常随他参加一些雅集活动,而我也不过是听听罢了,有人说:听音乐是极其个人的事。所以我也不因为不是内行而觉得羞赧的,同样也时常有着神秘的共振,就如同此时那琴声似双温柔手,轻轻的按摩着我的心,让我在索寞中平和起来,王伟告诉我:琴者,禁也。禁止于邪,以正人心。从那时,每当我焦躁不安时,总会放上一段琴曲让自己的情绪慢慢舒缓,也就这个时候我总难免想起他。
    我不过是个听客罢了,不懂古琴,自然不敢遑论王伟的琴技,可凭借自己的偏好来说,比起《流水》我更喜欢王伟为我弹奏得《酒狂》,这大概因为他嗜酒的缘由吧。我想,他当然不是叹道不行,与世不合,托兴于酒的,我宁愿相信他心里总有一种混沌的痛苦吧,不是因为什么遭遇,是因为他那纤弱心总是布满了敏感的触角,或是出于对传统音乐的痴爱吧?或前不久的一个深夜,他发短信给我说自己哭了,我问他缘由,他说: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唱着唱着就哭了。他的回答让我觉得他的内心脆弱的像个孩子。很早以前,我的一位老师对我说:当你有一天麻木了,你的艺术生命也就完结了。所以,应该庆幸他拥有的敏锐的感知吧。每一次听到《酒狂》那沉重摇摆的音乐,便想起我扶着踉踉跄跄的他走在渭南的街头,听他哭着给我讲自己对秦腔痴迷和痴爱。大概也只有在喝了酒他才会如此放浪形骸,畅所欲言吧。因为在我眼里的他,清醒时尽管嬉闹却总是很少吐露心声。也许在这点上他倒是如阮籍岂真嗜于酒耶?有道存焉!而这所谓的道,应该是他对传统音乐孜孜不倦的追求和探索吧?
    毕业以后,我鲜有机会与他聚首,却时有在网络、电视上看到他的消息。他的名字前被冠以青年古琴家的头衔,尽管在心里为他的一番努力总被大家肯定而高兴,可我却真真切切不愿意他过早被称作,我也相信他并不满足只作一名古琴家,因为凭借他的聪颖和性情他还可以走更远、更远。
此刻,音响里播着他发来的自己即兴演奏的《梅雨》回旋往复的音乐,似乎也将我拖入窗外细雨迷蒙,密雾难开,春水盈野,一派浩渺的意境中去了,这琴声真的契合了那窗外的景致,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想起王伟望着那疏疏一帘雨,此刻正抚琴自乐吧?
                                               
(作者: 渭南市艺术研究所 李智敏)

    

        王伟,字灼伟,师父为他取名终南会智。来自古秦州成纪(天水秦安人),以琴扬名于长安,好酒喜茶爱朋友,经常夜半聚友饮至酩酊,日出三竿仍拥被卧床,圈内朋友晨时不扰此君。闲来填词写诗,偶然作画,必是上乘,可谓天降奇才,人中龙马。

       王伟家学深厚,读书时便与同道中人日以修习汉学雅韵为乐,时人往往侧目观之,而王伟怡然自得,直追心中盛界。秦州乃中国古文化灵盛福地,自古以来皆有贤君扬名于天下修得正果,若比伏羲、女娲至李太白,诸皆诞生于灵秀圣水之地。有好事者戏谑“文艺修行天水帮,势在必得天下扬。”确有依据,长安文化精神领袖霍松林先生诞生成长于天水,修成硕果扬名于天下。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老先生亦出自天水。佛教界青年领袖增勤、宽旭、本昌诸大和尚皆出自天水。天水确有灵性于文人雅士修行间。王伟借此灵性徜徉于文化艺术中,故不为奇。自当道出自然,亦在情理之中。

       王伟近年热心于终南文化挖掘整理研发之宏大事业,常常隐修于终南诸寺,闭关调心生成智慧,生发于文化密码破译,今硕果累累,随一批同道者出终南,展示才情,必得大果,此言不谬也。

  ­                                                                                                                                              —                                             —散人紫陂于长安城南存真堂品茶絮言

中国美术视界 中国艺术文化网 中国美术家网 天下画界 汉唐书画网 陕西美术网
Copyright ? 中间艺术地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Telephone%>  网址?%=SiteUrl%>
地址?%=Address%>  陕ICP备05005925号  西安云速提供技术支?/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