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艺术珍藏美丽 欢迎您登陆中间艺术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中间论坛
首页 艺术资讯 独家专访 个人艺术馆 中间展厅 艺术新锐 名家论艺 艺术品鉴证 中间论坛

王忠义论武术与中国画

添加时间:2011-04-01 01:11:07 来源:王忠义  点击:4781次

 

武术与中国画
 
武术,国粹;书画,国粹。武字从戈而止,是从搏斗而达到平和的过程。武术在实用的过程中不断发展完善,与政治,人文,经济有着紧密的联系。武德受儒学的影响较深,更由忠、孝、仁、义、礼、智、信而形成了所谓的江湖意气。而武术的术又是在尊重人体力学的基础上,并借鉴自然科学于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的,它在意识和指导思想方面更多的受道教文化与佛教文化的影响,接受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并将阴阳虚实相生相克的对应规律,使用得恰如其分,唯物地唯心地交织其中,充满了神秘色彩。有精忠报国者,有行侠仗义者,有占山为王者,有杀富济贫者,武术始终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变革,并对社会变革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我国,崇文尚武是精神美德,文武之道一张一驰,文人之好剑,曾为一时之风尚,文事则有武备乃千古名言。文武之道同受中华文化之哺育而相辅相成,文武之道既保持各自的特点又相互印证,文武兼备称为全才,成为美誉。习武弄文同样受到人们的尊崇,而文武的概念亦延伸到,张驰为文武,文主其内,武主其外,文则谋也,武则技也。刚则为武,柔则为文,动则为武,静则为文,刚柔相济,动静相生,故研究中华武术与研究中国书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华武术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诸多流派,她与文化同步,有南北宗之分,内外家之别。比如以地域而分的少林派、武当派、峨嵋派等;以姓氏分的查拳、花拳、陈氏太极、杨氏太极等;有以意取名的八卦、太极、形意、八极等。她们由徒手到器械有各自的套路,她们取名虽有不同而指导思想练武意识却是相同又相通的,又各自有着显著的特点。有南拳北腿一说,又有“手是两扇门,全凭脚打人”一说,“一要学,二要演,三要功夫四要胆”,学之以精,演之以勤,功夫宜纯,胆之以正,“井掏三遍水清,人投三师艺高”,“冬练筋骨夏练皮,内外要练一口气”,要“气沉丹田”,“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所谓“脚去手不去必定打不离,手去眼不去必定打不离,眼去心不去必定打不离”,把动作的要点最终放到了“心”上,这就是武术的神。神即人体各部位有机的配合,全凭心态的调整而达于眼,要求眼到手到,手到眼到,称为眼神。习武者很讲究基本功的训练,把基本功称为“童子功”,即最初必须练习的动作。通过基本功的训练,使身体的各个部位的伸展幅度达到极限,并使这些部位的配合达到默契的地步,最终达到“六合”。初习武术须踢腿拔筋,扎根扭腰蹲马裆。要求腿脚要前打顶门脑,后打紫巾冠,练拳不练腰终究艺不高,练拳不练腿到老冒失鬼。初习武术者基本功练不到相当程度,老师不会让你进入套路的练习。而器械的练习又是建立在徒手套路熟练的基础上,器械练习要求人与器械合一。练习套路时要没人当有人,使用动作上时要有人当没人。这就是说练习时要假设一个对手,而在面对对手时要无视对手。这是一种心态,有无对手是一种假设。招数的使用要练习到随心所欲,招数是“感应”出来的,认为真正的对手是心中有对手,即真正的对手是自己。心态不纯净即是对手。练习时要讲究动作的最大幅度,而使用时要讲究“寸劲”,所谓“打人犹如打个颤,打人犹如火烧身”。形容内行相遇“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伸伸手就是轻轻碰一下,有没有就是相互知道了功力的深浅程度,而且要求练象不能外露,要练到把外部的形象和内心的活动隐藏起来。“打人不露形,露形何为能”,动作的表象应该是平静的,切不可张呀咧嘴,剑拔弩张,动作的外表要求有一派正气,豪气,不可低头哈腰。低头视线不好,哈腰力不顺畅,且显露一番奴象,“低头哈腰,师傅不高”。要博采众长取各家之学,汇而贯之。徒弟和师傅学到一定程度,师傅会推荐另一位师傅给徒弟,这叫“掏井三遍水清,人投三师艺高”。而博与精的关系却强调精神的重要性,“门门通不如一门精,招招有不如一招独”,涉猎面要宽,而专注面要窄,要有自家的独招,自己的个性与面貌,与众不同是己招。如传说中的“兔子蹬鹰”一招,就是武松在树下乘凉,忽见一鹰俯冲而下,直追一兔,而兔子在急剧奔跑中突然静止,并翻身后腿屈蜷曲用力蹬起,借助鹰的俯冲惯性将鹰蹬翻在地。武松由此而受到启发而独创一招取名为“兔子蹬鹰“。
平时练习要练“架子”。架子是动作的骨干,骨干就是把动作的形撑起来,它于发力有直接的关系,它符合人体力学。动作的形在人的躯干与腿手之间虚实相生,伸缩相宜,呈现为外表的美与内在的实用。武术动作的力要求发于根部,而腰对力的传递作用必须灵活,此类要求很多,且动作名称发人深思,其名称的形象性极强,并有深厚的人文内涵,历史典故充实其中,自然现象和动作形象特点充满武术动作的名称中。名称的称谓与动作即形象又中肯,如龙行虎步,鸡采蛋,秦琼背锏,哪吒探海,冲天炮,鸭子拌嘴,云手,扫膛腿等等。并总结了器械对器械时”家伙响往里闯“,长器械的长处是一寸长一寸强,而短器械的长处是一寸短一寸险”。长短本身不是优势标准,而长短各有千秋,长短的优势在于使用长短的人的能力。
武术在长期的发展中人们总结出四击,八法,十二形,统称为二十四要。四击即摔打踢拿。摔是如何是对方失去重心而倒地的方法;打是如何使力量能快捷到位的方法;踢是脚部伸出去的方向角度法则;拿是利用人体反关节使对方受制的方法。而八法有内四法外四法之别,内四法即精神、气息、力量、功夫。常言,精神气力功,并要求精宜充沛气宜沉,力要顺达功宜纯。外四法是手眼身法步,即手法、眼法、身法、步法,并要求“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龙蛇步赛粘”。十二形,是动、静,起、落,立、站,转、折,轻、重,缓、急,这是六对对立统一的节奏关系,并形象地要求:动如涛,静如岳,起如猿,落如鹤,立如鸡,站如松,转如轮,折如弓,轻如叶,重似铁,急似风,缓似鹰。这些严格的要求和形象的比喻暗合中国古典哲学的天人合一的概念,蕴含着大美精神,对心意气力的配合规律与书画在这方面的要求相同,要求精气神俱到,将人的里外看成一个整体,看成一个小世界,暗合大世界。细察武术中的动作,形态,无不符合美的要求,美即自然,自然而然则为美。可以讲,练武人的很懂得形式美和造型美,最讲究节奏、韵律、力量、重心的配合关系。长期练习武术的人“感觉”都很好,他们能以不动而制动,能一小动而制大动,以柔克刚,四俩拨千斤,所以武术在注重精气神的同时,将心意气力的训练落到实在技巧训练中,对技巧的训练于环境因素紧密结合。认为不同的气候练习不同的内容,且不回避较为恶劣的气候,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在顺应人体规律的前提下,要求腿能前打顶脑门,后打紫巾冠,即腿向前的极限要能达到自己的额部,而向后的幅度要能达到后脑,这样腿部的运动幅度为360度,最大限度调动各部位的积极因素,做到常人所不能的程度,达到主观与客观的统一。
武者舞矣。武术套路的安排是舞蹈与舞动相结合,套路的安排极具连贯性,动作协调而又统一,动作的方圆曲直,以及扭动配合相当合理顺便,不走弯路,而且除去人体功能合理的一面之外,又同时注意到了不合理的一面,即攻击对方不合理的位置。如四击中的拿,“拿”即“制”,直逼对手的“反关节”。人体的关节活动规律是向下而不能向上,向后而不能向前,且动向都有极限,以此而创造了擒拿法则。将这些法则演练成带有规律的动作,长期练习而达到自然性。人们发现人体动作规律如右腿将抬时,其左肩必向下向后沉仰,所以观察肩部的变化而知腿部的活动动向。将这些动向的曲直上下左右疾徐合理的搭配,使其富有节奏感,节奏感有效地传递了力量,从而整套动作有了一定的韵律,使力量得到了最大最佳的发挥,由是动作具有了可赏性,又达到了健体强身的功能。
习武者讲“武德”,武德即武品,即人品。岳母刺字“精忠报国”就是武德,至于杀富济贫,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等或多或少的带有封建社会如今看来是落后的成分,不再赘叙。
绘画就是一种语言,她以形色的搭配而成为语言。这语言的组成即有她的独特的规律又有她的变化与变化规律。绘画有基本功的练习,就中国画而言,基本功可分为两部分,其一为意识。绘画不仅仅为表现自然物象,而是借助自然物象而传达人的情趣感受,她所依赖的手段是再造的形,色,结构。
其二是线。线是有质量要求的。是要讲究用笔的,用笔源于书法而又不等同书法。中国画用笔行线是书法用笔的扩大化,线的组合归于形,色,结构。
毛、老、苍、厚、圆、拙、润,这七个字就是线的质量要求。有了这七个字的要求线就有了韧劲和弹性,行笔象出拳一样有了拧劲儿,由此将人的情感与气息贯入线中,线条就有了生命,。行笔用力,气沉丹田,行笔走线则阴阳顿挫轻重缓急,一朝得法随归于精则近乎洋洋得意,线中自有精、气、神,近而求其准头,就是准确地达到某个限制才能达到随心所欲。武术中的集中人身体各部位的力量于一点则讲究丹田之气,丹田气可集中人的意念,而进入动中求静的境界。就绘画行笔走线而言,若从武术的丹田气到八法十二形,从中体会心意气力的组合。那么方圆曲直,提按顿挫配之以轻重缓急之法,则笔意丰厚自然,则能体会信手拈来之趣。
昔有草圣张旭观公孙大娘之舞剑器,而草书大成。此事虽有故事流传,却未见张旭的心得体会,唯见狂草墨迹。时隔数代,徐渭有诗赞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器“悟”得的描述:“大娘只知舞剑器,安知舞中藏草字,老颠类眼拾得归,腕中便觉蹲三味,大娘舞猛懒将飞,秃尾锦蛇多两腓,老颠蛇黑墨所为,两蛇猝怒三不归,红毡粉壁争神奇,黑蛇比锦谁昂低。”徐渭以浪漫的想象力将公孙大娘置于粉壁红毡之上,并以锦蛇比喻出大娘舞姿的优美,而又以黑蛇喻张旭草书之美,从而想象两蛇争高低。的确,大娘之舞在于剑器而非草书,而张旭观舞剑本意非寻草书而得感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醉翁之意不在酒。张旭虽意不在寻草书,而寻思草书之意久矣,巧逢公孙大娘之舞,也是大娘之舞已臻化境,勾起张旭久寻草书之意,两蛇一碰激起了“悟”性,遂有黑蛇之舞即是张旭草书,而徐渭能如此赞赏,实由观张旭狂草又悟到了大娘之舞,寥寥数语描绘出一幅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的神秘场面。
徐渭何许人也?狂傲不羁,观其书画遗迹,深得张旭笔意而入画道。由张旭观剑器到徐渭观狂草而及大娘舞剑,这个连锁反应发人深思。
武术将搏击技巧编排为套路程式,由程式之严格演练而达到搏击技巧的神化境界,而书画则以线的排列组合关系形成套路程式,经严格的训练而达传神写照的境界,从而抒发情感于笔墨趣味之中。笔墨趣味归于形色,而形色归于结构,形成了传递情感的独特语言,即绘画语言。绘画语言在意识境界的主导下而归于品位,如能品,神品,逸品的分别。
长期练习武术的人对运动状态下的人体重心的掌握感应颇深,以四肢的争让收放,拉扯撑扶来调整重心于微妙之间。而中国书画里线的组合亦有争让收放,穿插疏密这些关系,其中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调整画面的重心,就是求其“安”,所以线组合时的争让收放,穿插疏密体会武术中的拉扯撑扶的动态感觉将是线的组合关系得到恰当的处理。武术套路中与拉扯撑扶四字相关的还有挤靠压缩四字,引用到绘画中能使线的组合关系更为形象化。
天下万物无不在联系着,还是先贤明哲:吾道以一贯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变化。留心处处有学问,凡事到了痴的地步,看万物皆是一物,守一物皆是万物,法中环中,师造化而迁想妙得,是文吗?是武吗?原来文武皆归一“道”字。
 
王忠义
O O七年十月二十六日
 
 推荐文章
翰墨心源—何炜国画小品展
曾宓书法展登陆西安
西安美术学院教授万鼎当选为八届全国美协理事
何炜国画小品展亮相芦荡巷姚公馆
水墨泾川-清华大学刘怀勇工作室优秀作品展
何炜作品入展“第九届九城联展”、“陕西中青年国画邀请展”
马俪文和她的瓷盘画
山水家园-赵雪伟山水画作品展
艺术新贯线--西安美院6人毕业作品展
山水清音--何炜山水小品展
 点击排行
王忠义论武术与中国画
艺术新贯线--西安美院6人毕业作品展
唐棣之花--何炜樱花小品展
山水家园-赵雪伟山水画作品展
马俪文和她的瓷盘画
贾平凹谈王金岭
山水清音--何炜山水小品展
王金岭
王金岭
钟镝
中国美术视界 中国艺术文化网 中国美术家网 天下画界 汉唐书画网 陕西美术网
Copyright © 中间艺术地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13379200940  网址:http://www.zjysd.cn
地址:中国 · 陕西省西安市科技路298号1—301  陕ICP备05005925号  西安云速提供技术支持